【青春新势力 闪耀新时代】
来源:中国民族报 发布日期:2019-06-20浏览()人次 投稿收藏

  青年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担当,国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青春,因拼搏而精彩;青春,因奋斗而闪光。为迎接新中国成立70周年、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本刊推出【青春新势力 闪耀新时代】栏目,讲述各民族新生代文化人物的追梦故事,记录他们的理想与责任、使命与担当、信念与坚守,展示当代青年人同心筑梦、共创未来的青春风采。


  德格娜:在电影中与父亲告别

    张珂嘉:匠心设计民族新盛装

  马金莲:“把文学作为庄稼”耕耘的80后作家


德格娜:在电影中与父亲告别

 本报记者 王珍 

  人物简介:德格娜,蒙古族,1984年出生于内蒙古,毕业于伦敦大学皇家霍洛维学院传媒艺术系、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2015年,拍摄处女作《告别》;2018年,拍摄《亚洲导演三面镜》短片《海》。《告别》曾获第25届东京国际电影节亚洲未来单元“亚洲精神特别奖”、第33届意大利都灵电影节“最佳剧作奖”、第9届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剧情长片”、第10届华语青年影像论坛“年度新锐编剧”“评委会特别表彰年度影人”等多个奖项。

  《告别》剧照:父亲和女儿一起开车去放生。女儿由德格娜饰演。 德格娜供图

  2005年,电影导演塞夫因罹患癌症不幸去世。这位以拍摄“马上动作片”而知名的蒙古族导演曾自豪地说,他一生中有4部作品,前3部分别是电影《悲情布鲁克》《东归英雄传》《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第4部则是他的女儿德格娜。

  10年后,31岁的德格娜把她的父亲写进了自己的电影处女作《告别》,以此特殊的方式向父亲致敬。影片以纪实的方式记录了父女俩最后的相处时光。冷峻、克制的影像风格背后,是父女之间深埋心底的挚爱深情。

  因《告别》一举成名的德格娜,如今已是内蒙古电影“新浪潮”的新锐力量。然而,作为“影二代”,她始终怀着对电影艺术的敬畏之心,她希望自己在电影道路上不断探索前行,为民族电影事业贡献一份力量。

  10年后的告别

  和很多导演选择爱情片作为自己的电影处女作不同,德格娜一上手就是一个宏大的哲学命题:如何面对生死。

  “现代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往往都是很突然的。我在父亲走了10年之后,才意识到他已经不在我的生活里了,于是想要用一部电影与他告别。”德格娜说。

  2004年,得知父亲罹患癌症,在英国留学的德格娜回到北京,在医院里陪伴父亲将近一年时间。这对她来说是一段终生难忘的时光。

  德格娜出生在内蒙古,母亲麦丽丝也是电影导演,时常和父亲外出拍片,她就成了“留守儿童”。她6岁随父母到北京上学,从高中起独自在英国留学,因此与父亲生活在一起的时间非常短暂。

  多年没有在一起生活的隔膜,让身患癌症的塞夫时常与德格娜发生冲突。当时德格娜正是20出头的年纪,每天穿着打扮都很叛逆。“望女成凤”的塞夫时常数落她,要她抬头挺胸、正经穿着,诸如此类。

  多年后,德格娜有了自己的孩子,回想起父亲当年的训斥,才明白这原来是父母对子女近乎“一厢情愿的”疼爱。站在父母亲这个位置,她逐渐理解了父亲,并由此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倾诉欲望。

  在上大学之前,德格娜都没想过自己要做电影。然而,命运似乎在冥冥之中早已做好了安排。从小到大,她的生活中都充满了电影元素:跟随父母观影、看父母剪片子,就连她出国留学时,因为父母在拍摄影片《天上草原》,她只能飞到片场与父母道别。

  在伦敦大学皇家霍洛维学院传媒艺术系学习时,德格娜原本想学新媒体知识,没想到学科设置与电影关系密切。正是从那时起,她坚定了做电影的决心。

  2012年,德格娜在北京电影学院攻读研究生时,学校首次推出了扶持学生拍摄的“长片计划”,由德格娜编剧、导演、并担任主演的《告别》成为首部入选计划的影片。

  最初,德格娜担心自己的故事会不会太个人化了,观众不能产生共鸣,等到电影放映的时候,她亲眼目睹很多观众流下了感动的泪水,她才松了一口气。

  《告别》也改变了母亲麦丽丝对德格娜的看法。此前,麦丽丝一直认为,德格娜不适合做导演,因此,当有人给她打电话夸赞这部影片时,她怀疑这是朋友们的客套话。后来《告别》多次获奖,她才确信,女儿真的在电影领域闯出了一片天地。

  有趣的是,《告别》中的两位主演涂们、艾丽娅,曾在塞夫、麦丽丝的代表作《一代天骄成吉思汗》中,分别饰演成吉思汗及其母亲。影片中向塞夫致敬的《悲情布鲁克》“马上芭蕾”片段,涂们也是其中的演员之一。两代电影人通过《告别》这部影片,实现了一种精神上的回望与传承。

【详细】

【返回顶部】


张珂嘉:匠心设计民族新盛装 

□ 本报记者 王婧姝

  人物简介:张珂嘉,1987年生,云南普洱人,苗族,服装设计师。曾参与第29届奥林匹克运动会残奥会帆船赛开闭幕式、云南省第七届城市运动会开幕式、张家口冬奥会申奥助演晚会“大好河山——张家口”、庆祝中国人民海军建军70周年文艺晚会“旗帜领航新时代”等重大活动和晚会的服装设计。2018年推出了“穿在身上的文化”民族服饰秀;今年在中国国际时装周上推出普洱专场秀。

  虽然服饰潮流总是在飞速变化,恨不得一季就换几个风格,但是好看的百褶裙在时尚圈永远占有一席之地,深受全世界女孩们的喜爱。我国很多民族的服装中都有优雅灵动、仙气十足的百褶裙。“在裙子上打百褶的民族,大多是迁徙民族。”这是年轻的苗族设计师张珂嘉总结的。得出这个结论,靠的是他对民族服装多年的研习:“百褶裙上的每一个褶,都象征着这个民族在迁徙过程中遇见的沟沟坎坎。”

  每个民族的服装,都蕴含着后人对祖先的缅怀和记忆,也饱含着这个民族对自然的感恩和礼赞。了解一个民族的服装,就要去学习他们的历史、文化、风俗等等。

  张珂嘉在大型活动、舞台、戏剧、影视等服装设计方面的经验丰富,同时,他也是一名致力于中国多民族服装服饰优秀文化传承和发展的青年服装设计师。

  为了设计服装,张珂嘉不仅要去钻研每件服装款式的由来,还要去领悟每种颜色的含义,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图案,对他来讲,也都有各自的意义。他设计的来源于民族服装、适用于正式场合穿着的礼服被称为“新盛装”。

  太阳裙上的“天衣无缝”

  张珂嘉祖籍贵州,从小生活在云南普洱——一个哈尼族、傣族、拉祜族聚居的地方。可以说,云南是他学习服装设计的第一所学校。

  2017年,张珂嘉到法国进修服装设计。法国是世界时尚之都,对于学服装设计的人来说,是最高大上的殿堂。然而,在法国,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

哈尼族新盛装

  法国老师基于自己对中国服装设计界的偏见,对张珂嘉说:“中国人很擅长COPY(复制),看见漂亮的图案就拍下来带回去,再仿做出来。”听了这话,张珂嘉回应道:“老师,我们中国人善于模仿,更有我们自己的风格和技术。中国有个词叫作‘天衣无缝’,几千年前,我们的服装就可以做到天衣无缝,也就是说衣服上没有任何一条缝合的线。” 张珂嘉在现场做了一件哈尼族的太阳裙。看到漂亮又合体的裙子,大家都鼓起掌来,这让他瞬间感到自己“扳回一局”。

  民族服饰文化博大精深,蕴藏着诸多惊喜。这让张珂嘉产生了自信,也更加热爱民族服装设计工作。

  服装和色彩分不开,张珂嘉对色彩的研究也很执着。他说,中国少数民族的色彩学,跟西方的色彩学是不一样的。比如在彝、佤、拉祜等民族中,黑色代表大地。这是因为千百年来,这些民族延续着刀耕火种的传统。经过烧山后,整个山从一片草木灰的焦黑颜色中萌生万物。所以,黑色代表了这些民族对土地的感恩,寄托了对生活的希望。因此,很多民族喜欢把黑色穿在身上,其服装以黑色为主色调。对于彝族、佤族等民族来说,红色代表火塘,他们对火塘具有深厚的感情,火塘是一个家庭的凝聚力所在,所以彝族、佤族的服装运用了大量的红色。

  张珂嘉相信,每件衣服上颜色和图案、线条,都有这个民族的故事,都要放到这个民族的文化中去理解。

【详细】

【返回顶部】


马金莲:“把文学作为庄稼”耕耘的80后作家 

□ 田鑫

  人物简介:马金莲,女,回族,1982年生于宁夏西吉,迄今发表作品300余万字,出版小说集《父亲的雪》《长河》《1987年的浆水和酸菜》等8部,长篇小说《马兰花开》等3部。曾获郁达夫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茅盾文学新人奖、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鲁迅文学奖等多个奖项。

  出生于宁夏回族自治区西吉县的回族女作家马金莲,在缺水、辍学交织的生活状态下度过了童年。因为喜欢读书,她靠西海固人特有的坚韧和执着,用写作改变了命运。她用文字记录西海固、呈现西海固、激励西海固,书写着生活赠予的一切。

  缺水的村庄,如水的文字

  宁夏固原市西吉县什字乡一个被群山环绕的山村里,一条土路绕山盘旋而出,有人步行而来,有人赶着毛驴款款而去。乡亲们以种地为生,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简单生活。

  马金莲就是在这个山村里度过了童年。

  村里缺水,唯一的一口泉养活着全村人,马金莲每天必做的功课是去水沟里担水。因为家里人口众多,因此这个家有着比别家更重的负担。

  祖父是木匠,农忙的时候帮忙种地,农闲时做点木活儿补贴家用。父亲是高中文化水平,在乡政府文化站上班。母亲是地道的农民,不识字,却头脑灵活,生性简朴。在亲人们的呵护下,马金莲一点点开始认识人世。

  回想起来,故乡是一个温暖的小山村,家庭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处处都洋溢着清贫而朴素的美好。但这美好,终究没办法抵抗贫穷,每个生活其中的人,都有可能因为清贫而拥有一个不堪的命运。

  唯一的改变来自于读书。“读书确实太重要了。”马金莲感叹,上世纪80年代,她们村里的女孩子很少有上学的,就算上学也只是上到初小就结束。

  其实,母亲一开始并不支持马金莲读书。小学三年级,她退学了,和妹妹一起放驴、放羊。但是,干着农活的马金莲后悔离开了学校,于是又去读书。四年级开始,她到完小住校,宿舍条件很差,冬天没有开水,冷水就着干粮果腹,而且要走很远的山路才能回家,所以在读书这件事上,马金莲吃了不少苦,但这也磨炼了她的意志。

  这些生活后来都成为马金莲书写的对象,老家的一切也因为有了她的书写而为人所知。因为生活的脉动被马金莲抓住并准确书写,第七届鲁迅文学奖短篇小说奖给马金莲的颁奖词如是说:“《1987年的浆水和酸菜》延续了萧红的文脉,用深情的笔调怀念那个已经远去的岁月,用细腻、质朴的笔触书写生活中那些让人动心的细碎鳞片,并将之慢慢地咀嚼,在纷扰繁复的表象之下,探索人内心深处的温情与良善。鲜活富有个性的语言通过细节让时光流转,反映了一个民族的生活侧面和那个时代中国社会平民的生活状态。”

  回味起并不甜蜜的过去,马金莲有一肚子苦水要倒,但是归结到自己的小说,生活就变成另一个模样。那些超越了单一体裁边界的文章,没有跌宕的情节,没有臆造的故事,只有村庄的质朴和生活的简单,她的文字像水一样透明,反照着她如水的童年生活。

【详细】

【返回顶部】


 

(编辑:赵琳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全国各地举办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 喜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 【青春新势力 闪耀新时代】
  •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文物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