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民族民间文学情结
来源:中国民族报 曹卫华 发布日期:2019-06-24浏览()人次 投稿收藏

  

  作者:曹卫华

  出版单位:云南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年6月

  2015年6月,我的《神秘高原民族的文明之光:东川彝族文化瞭望》一书,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本书从人类文化学角度,把彝族发祥地东川的彝族文化,放在整个彝族文化的大背景下进行了深入的对比研究。每每回忆起与该书有关的人和事,30多年前的一幕幕情景便会浮现在眼前。

  1984年,我参加了中国民族民间歌谣集成、故事集、谚语集成的组织编撰工作,对东川市民族民间文学资料进行搜集整理和编辑。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这项工作的复杂性,以为很快可以完成任务,没想到一干就是10多年。

  10多年间,我像一个独行侠,上山下乡,跑遍了云南省东川市(今昆明市东川区)的山区农村,采访了上百位民间歌手、艺人、民族宗教人士,搜集整理了300多万字的民族民间文化资料,涵盖了东川彝族的历史、文化、习俗、仪式等方面的内容。

  1985年,我去阿旺乡拖落彝族聚居区采访火把节,遇上了特别惊险的一幕。采风结束时已是下午5点,我沿着光秃秃的山梁往回走,由于先前下过一场雨,路有些滑。到了一处山腰,发现下雨引起山体滑坡,路被埋了。思索之后,我把携带的包和录音机捆好,像背弹药包一样地背在身上,凭着来时对路的记忆,手脚着地往对面爬去。我像一只蜘蛛在流沙中爬行,突然脚下一动,身体一下子顺着流沙往下滑,幸好旁边一棵苦刺露在外面,我急忙抓住。等这一股流沙过去,我才揪着苦刺慢慢地爬起来。200米的路,我爬了近半小时。下山之后,我跳进河沟冲洗身上的泥沙,突然听见轰隆隆的巨响,抬头一看,一股巨大的泥石流以排山倒海之势奔泻而来,翻滚的泥浪有两米多高。我连忙跑出河沟,喘息未定,泥石流就下来了,刚才冲洗的地方转瞬被淹没了……

  在10多年的釆风过程中,我结识和采访过100多位民间歌手。1986年,我采访阿旺乡拖潭村彝族歌手苏姥姥夫妻时,两人都已七八十岁。我到她们家时,苏姥姥刚从山上放羊回来。生活虽然艰辛,可苏姥姥十分开朗、豁达,她爱唱歌,放羊时唱,晚上没事时也唱。就是这么一个个子矮小、貌不出众的老人,满腹都是民歌和故事。前后两次,我在她那里采录了18盘录音带,内容有民歌、情歌,还有一部分反映彝族历史的叙事长诗。苏姥姥不仅是彝族民歌手,也是传唱民族历史的传承人。2004年,我再次到拖潭村时,两位老人都已经过世。

  阿旺乡拖落村的张金凤比较年轻,我是在火把节的对歌场上找到她的。张金凤天生一副好嗓子,唱起歌来满山回应。她特别爱唱歌,不管哪里有民族民间文化活动,她走几天路都会赶去参加。唱起歌来,这位聪明开朗的女子张口就来,往往都是触景生情、即兴演唱。1985年,我们曾将张金凤带到昆明参加云南省农民调演,她上台一唱震惊四座。当时,云南省群众艺术馆一位专业歌唱家为她撰文,称她为“彝家山寨的百灵鸟”。

  红土地镇法者村的歌手张石发,1990年我在法者采访时,他曾救过我的命。2006年,我再次到法者寻访他时,他已经过世了,可他弹着月琴在桃花盛开的园子里为我唱歌的情形,我却永远难以忘怀……

  每当回忆起那些逝去的歌手,我的心里总是沉甸甸的。《神秘高原民族的文明之光:东川彝族文化瞭望》一书的出版,也算是我对他们永远的纪念和深情的缅怀。

(编辑:张雪娥

[字号: ]


网站声明
本网站是国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网站,所收集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也不具有任何商业目的。如果您发现网站上内容不符合事实或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电话:010-82685629 电子邮箱:zgmzb@sina.com
感谢您对我网的关注!

最新新闻

专题

更多>>
  • 我们的节日
  • 携手同心 众志成城
  • 中华文化讲坛